網頁

Tuesday, March 09, 2021

讀者投書: 波士頓考試學校訟案 另一種看法

給老虎家長們補補課

讀者:陳明

繼成功控告哈佛大學的收生標準有歧視華裔學生之嫌,同一群在近二、三十年移民美國的華人,竟撤回對耶魯大學的類似歧視華人的指控,不過事情並未有因此而停止,他們下一個目標,竟然是波士頓學校委員會。

私立大學收生自有其標準,而且沿用多年,特別在民權運動之後,有所謂平權行動,把一定比例的學額撥給有色人種,特別是黑人及拉丁裔,因為他們在過去,普遍受到有系統的歧視,不要說入讀學校,就算連乘坐巴士或在餐廳用餐,也受到種族隔離政策的打壓。平權運動不但惠及黑人,其他有色人種如亞裔華人,也得到平等的對待。

如說這些由平權運動的努力,而爭取得來的平等待遇,以哈佛大學為例,對亞裔入學有一定的比例對待,也被說成是種族歧視,而在所謂中國病毒的政治宣傳下,在紐約街頭及地鐵站遇襲的華人,不知這群口口聲聲說人家歧視的家長,是否有同樣的氣力,為在種族歧視及仇恨下的受害人抱不平。

就波士頓而言,由於疫情關係,公立學校三間考試學校暫時停用過往以公開考試及校內成績錄取學生的辦法,改用郵區號碼配額方法加過往考試成績,作為臨時實施的招生方法,限期一年,結果有華人家長認為是種族歧視,狀告波士頓公立學校。

重新以公開考試成績,作為入學準則,在疫情高企的時刻,是不可能實施的要求,相信華人家長,亦不願把子女送到考生聚集的試場,在那裡進行兩三個小時的考試,暴露在極高感染風險的環境裏。正是這個用郵區編號,作為分配入學的方法,也是以學校成績作為準則,波士頓社區就有三十多個團體支持的,而且是為期只限一年,到疫情退卻後,應會恢復公開考試,華人家長無須反應如此激烈,應瞭解到這是權宜之策。

入讀考試學校的目的,無非是讓孩子有受更高挑戰性課程的機會,好讓能應付比較艱深的功課,為將來升學作好準備,而並非是進入名牌大學的直通車票。一些老虎家長平時已逼令子女補習,上小提琴或鋼琴課,望子成龍,已逼得他們透不過氣來。人們倒要問,硬要入讀名牌大學是這些老虎家長的意願,還是他們子女的個人選擇呢?

須知名牌大學要取錄的不是書呆子,更不是考試機器,而是一個全面,對社會有責任感的積極參與者,心智成熟,而不是在父母虎威下生活的寄生蟲。無論考試成績有多出色,對社會週邊的事物毫不認識,對週圍的人群毫無關愛,這樣的材料,會被哈佛大學取錄而成為他們的學生嗎?

究竟是誰剝奪子女的教育機會,是哈佛大學的平權行動,還是老虎家長的教育子女的方式,是考試學校的臨時收生辦法,還是指控公立學校歧視的家長呢?這些問題是值得我們華裔家長好好的反思一下。

1 comment:

  1. 在過去四年來,社會瀰漫着一股不正常的政治氣氛,狹隘極端民族主義抬頭,加上疫症流行,各族裔更需要團結起來,守望相助,共渡經濟難關。年輕人要有多點社會責任感,認識好民權歷史,關心社群生活,提高獨立思考能力,對學業及前途均會有助,比起不惜一切,只着眼考試成績,打進名牌學校,來得更有人生意義。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