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Tuesday, October 16, 2018

哈佛大學招生涉嫌歧視亞裔訟案 開庭首日辯平權運動


(Boston Orange整理報導)”學生爭取公平招生(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控告哈佛大學歧視亞裔的訟案,1015(週一)開庭,估計將進行三週。
學生爭取公平招生在遞交給法院的文件中稱,亞裔必須在標準化的測驗中比其他少數族裔,白人同儕表現得更好,才能上哈佛大學。這種片面標準是哈佛大學帶有族裔意識的招生過程,懲處了亞裔的證據。
不過在哈佛大學已任職很久的招生主任William Fitzsimmons反駁這種說法。
在這場萬眾矚目的審訊中,William Fitzsimmons是第一個上證人席的哈佛人員。他說測驗分數的差異反映了哈佛大學的承諾,要從更廣範圍招生,讓哈佛大學擴大接觸到黑人,西語裔,以其那些來自代表性不足領域學生。這樣的招生努力,確保了哈佛校園更多元化。
William Fitzsimmons 說,那純粹是嘗試接觸到所有不同背景的人,特別是那些因為經濟條件差受到不成比例影響的人我們只是試著接觸的全國各地的人
這場估計將進行三週的審訊,由於是全美最老,最菁英的大學要為自己高度選擇性,並且通常很祕密的招生過程辯護,已引來全球關注。
這場法律訟戰,估計最後會打到美國最高法院,並有可能改變全美有些學校在招生時以族裔為挑選因素的做法。
週一在法庭內,關於誰得到申請邀約,彰顯了學生爭取公平招生和哈佛大學在大學招生過程中,族裔所扮演角色上的基本歧異。
            根據學生爭取公平招生,在2013年時,住在美國郊區,SAT分數只有1310的白人學生,更有可能得申請哈佛大學的邀約,然而一名亞裔女性卻需要1350分,一名亞裔男性需要1380分。全美的黑人及西語裔學生,只要至少有基本分的1100,哈佛救濟邀請信。根據法庭文件,那時候,可能的最高分數是1600分。
這邀請是菁英大學擴大學校申請人群常用的早期招生工具。這邀請並不保證錄取,但的確向候選人指出了學校希望他們申請。
哈佛大學在週一的開場聲明中辯稱,為確保其教育目標的要讓學生為越來越多元化,全球化的社會做準備,在招生過程中使用族裔因素是合法及重要的。哈佛否認歧視亞裔申請人。
            哈佛大學理事會理事暨Wilmer Hale律師樓合夥人李威鳳(William Lee)在開場發言中表示,"族裔從來不是學生被錄取的唯一原因,也當然從來不是學生被拒絕的原因
李威鳳是華人移民之子,指控學生爭取公平招生操縱統計數據來證明他們申訴的案子。
他說,如果你操弄數據的時間夠長,它就能適用於任何事
這訟案是近年關於爭辯大學招生中平權運動的最新案例。最高法院已縮窄了在招生中使用族裔的範圍,但的確准許學校在評估學生時,以之做為許多考慮因素之一。
早前的法律挑戰聚焦於有族裔意識的招生是否傷害了白人申請者。學生爭取公平招生的首領Edward Blum,早前在德州大學一宗推翻平權運動中,為白人學生出頭。
在這宗案裏,學生爭取公平招生宣稱,六年前的哈佛招生數據顯示,亞裔申請人處於劣勢。哈佛評估學生時,在學業,課外活動之餘,還考慮諸如勇氣,仁慈等個人品質。而亞裔學生在個人優點上傾向於得分低,傷害了他們上哈佛的機會,說明有偏見。
學生爭取公平招生做開場辯解的Adam Mortara表示,哈佛大學從前門引進了種族歧視這頭狼
曾任最高法院大法官克拉倫斯湯姆斯(Clarence Thomas)書記的Adam Mortara ,用試算表和文件辯稱,亞裔申請人在幾項因素上比白人評等高,但在個人品質上就比較低。這結果導致校園裏每有兩名白人學生,才有一名亞裔學生。
在坐滿了哈佛領導,媒體,激進份子的法院聆訊室內,Adam Mortara說, 這審訊是關於哈佛大學對亞裔申請者做了什麼,造成什麼影響未來幾週在這兒審訊的不是平權招生的未來
NAACP法律辯護及教育基金董事長Sherrilyn Ifill表示,但最終,這案子會廢除行之多年的平權運動。
            這宗法律訴訟案件是關於每年從42,000個申請人中,只錄取1,600名新鮮人的哈佛大學。
            但是全美許多最菁英的大學在評估潛在的新鮮人學生時,也採用類似哈佛大學的方法。
            如果這宗案上到了最高法院,可能會給平權行動反對者一個機會,在高等教育界更廣泛的限制以族裔意識招生。
學生爭取公平招生要哈佛大學採取不分族裔的招生做法。哈佛大學的專家認為,那樣做對白人學生最有利,並略為改善亞裔的錄取率,但會大幅度減少黑人及拉丁裔學生在校園內的比例。
Sherrilyn Ifill說,那完全和平權運動有關。我們不能忘記,我們在這兒,是因為Edward Blum的白人學生案沒贏。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