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Tuesday, October 23, 2018

哈佛貧富學生人數懸殊 1:23


               (Boston Orange 整理報導)哈佛校園內絕大多數學生都是有錢人家子弟,貧富學生比率是123
             在週一的哈佛錄取新生做法審訊會上,發表證詞的人對於彌平這巨大經濟落差的最好方法,卻有極不同的意見。
             審訊的中心點是哈佛大學在招生時,是否使用了平權運動來歧視亞裔學生。
              但經常的,彷彿是哈佛的巨富及權貴也在受審訊。
            在討論哈佛高達39億美元,比許多國家國內生產總值還多的捐款贈金時,美國地區法官Allison Burroughs在週一(1022)說,讓我們就說哈佛很富裕吧!”,在法庭內引來哄堂大笑。
成就高,收入低,經常是他們家中第一個上大學的學生們,對於他們的屬於這所精英學校,有掙扎感。
激進世紀基金會(progressive Century Foundation)智庫的學者Richard Kahlenberg表示,如果哈佛廢除它給富裕及關係好學生的優先權,哈佛是可以採用不計族裔錄取方式,來達到族裔及經濟多元化的。
Richard Kahlenberg 是一名基於社會經濟因素,而非族裔平權運動的長期支持者。他在週一時說,哈佛大學在增加校園內低收入學生人數上,可以做得更多些。
他說,只談族裔的話,哈佛在達到多元化上,做得很好,但哈佛卻極為缺乏社會經濟上的多元化。
在哈佛大學教授Raj Chetty2017年報告中,只有3%的哈佛學生來自五個收入階層中的最底層,而來自收入最高層家庭的學生則有70%
換句話說,哈佛學生中,富裕的是低收入的23倍。
他認為哈佛應該採取族裔中立的錄取標準,並給低收入學生更多權重考量。
他也建議哈佛大學放棄給那些家長是哈佛大學畢業,和捐贈者或哈佛員工有關係申請者的優先考量,並廢除對那些上了資源豐富,有輔導員教導畢業班學生如何在更小範圍內競爭的學生們更有利的提早錄取做法。
他說,結果會是,被定義為家庭收入在八萬元或以下,處於不利情況下學生的在哈佛校園內比率,從現有的17%增加到54%。哈佛仍然會保有其優秀的學術標準。
Richard Kahlenberg的模式下,白人學生的比率會保持,校園內亞裔,西班牙裔學生的數目會略為增加,不過,非洲裔學生的數目會從14%降至10%
哈佛人員質疑這樣的交換。
代表哈佛的律師李威鳳(William Lee)說,在你的族裔中立替代方案中承受壓力的種族群體是非洲裔美國人學生
李威鳳辯稱,哈佛調查過種族中立的替代方案,但未能符合哈佛吸引最優秀,最多元化學生的教育目標
大約10年前,哈佛取消了提早錄取做法。那是一個無約束力,學生可在11月申請,並在12月中得到錄取許可的選擇做法。但只有幾所大學跟著這麼做。
哈佛人員說,然後哈佛失去了學業表現好的學生,包括非常好的黑人及拉丁裔申請者,都去了其他學校。最後哈佛又開始辦理提早錄取。
週一時,哈佛人員為學校在吸引中低收入學生上做辯護。
李威鳳表示,哈佛不為包括亞裔申請者在內的中等收入家庭學生提供優惠或提示。他指出,家庭年收入在65000元以下者,哈佛大學不需要他們繳付任何學費,食宿費。
不過,哈佛自己的數據顯示,該校給低收入學生的優惠,遠遠不及它給運動員或校友小孩的優惠。
從上週開始的這整個審訊,哈佛一直為它的偏好校友或捐贈者親戚做辯護,辯稱他們創造了一個活潑的社區,確保大學有足夠的錢來為低收入學生提供財務援助。
由於族裔意識的錄取辦法已受到越來越多攻擊,在大眾中的受歡迎度也下跌,支持社會經濟平權行動的運動,已在美國得到更多支持。
包括加州,密西根州(Michigan)和華盛頓州等幾個州,已在公立高等教育界採取禁止有種族意識的招生做法。那逼使它們用其他因素來達到多元化,包括經濟變數。
1996年就禁止以族裔意識錄取學生的加州,這做法有著混合性結果。
在公立學校系統中競爭最激烈的學校,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和洛杉磯分校,就見到黑人及拉丁裔學生的最大幅度下跌,再也沒回到禁止之前的程度。
根據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民權項目研究,競爭比較沒那麼激烈的學校,則回到了禁止之前的程度,但沒法跟上州內拉丁裔人口遽增的幅度。
從加州公立高中畢業和註冊進入公立大學的拉丁裔學生比率,差距更大了,從1995年的14%,增加到2014年的24%
週一時, Kahlenberg仍然質疑哈佛大學是否應該探討全面族裔中立的招生辦法替代方案。多年來,最高法院縮窄了大學入學許可使用族裔的範圍。學校仍然可以使用族裔,作為錄取學生的挑選因素之一,但他們也必須展示沒有其他方法來達到多元化。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