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Tuesday, May 29, 2018

波士頓華埠僑領張黃玉鶯辭世 享年77歲


(Boston Orange) 在美國健康及人民服務部任職30餘年,從民權辦公室區域經理一職退休後,約10年前遷居拉斯維加斯的張黃玉鶯(Caroline Chang)421日因摔倒後患併發症辭世,享年77歲。
張黃玉鶯。(檔案照片)
七月十四日早上11點,在波士頓市的昆是小學(Josiah Quincy School),將有一場悼念儀式。波士頓環球報也在526日刊登了訃聞,描述張黃玉鶯的一生。
以下為翻譯自波士頓環球報Bryan Marquard的悼文。
張黃玉鶯在波士頓華埠乞臣街長大,和家人住在一棟住宅公寓的二樓。由於父母都來自中國廣東,不諳英語,她身為長女,很快就當起了翻譯。15歲時,父親過世,她的責任也更重。
她後來回憶的說,那時候的華埠就像一個小村落,一個關係很緊密的社區,她也成為那個社區和說英語社會的重要聯繫管道。
1987年的時候,她告訴波士頓環球報,在那個年代,會說英語的人很少,於是她成為許多人的翻譯,如果有人要看醫生,她也得跟著去。
長大後,張黃玉鶯承擔了更重要的領袖位置,幫助社區裡的每一個人。
1967年時,她和人一起創辦了華美福利會,也就是現在的AACA。當年的波士頓市長懷特(Kevin White)指派她擔任華埠小市府經理。她從1970年做到1974年,然後在亞美社區內創辦,或領導了許多組織。
張黃玉鶯曾任有色婦女全國組織董事,得過許多獎,包括1989年,波士頓婦女教育及工業公會頒發的Amelia Earhart獎,表揚她為擴大婦女機會所做的貢獻。
            2007年時,麻州亞美律師協會又頒給她創辦人獎。她參與創辦的另一個組織,紐英崙華人歷史協會去年也頒給她遊子獎。張黃玉鶯還參與創辦了亞美社區發展協會。
華人前進會榮譽主席李素影在1987年時告訴波士頓環球報,波士頓亞裔社區的人,幾乎都和張黃玉鶯有點關係。人們都認為她發起,推動了許多項目及構想,還把人們團結起來。
對張黃玉鶯來說,那意味著解決問題,發起歡樂聚會。在1970年代初期,她是華埠節慶委員會的秘書,協助組織了一場慶祝中華民國創建60週年的遊行。
張黃玉鶯一家在參與社區上都很積極。她那2011年辭世的弟弟黃述沾(Reggie Wong)創辦了波士頓劍虹體育會(Boston Knights Chinese Athletic Club),曾任紐英崙中華公所主席,董事。
住在麥菲爾德(Medfield)Russell Eng說,他們兩人在華埠有如偶像,"當你在他們身邊時,就好像在皇家成員旁邊,每個人都認識她們。
張黃玉鶯是家中四名小孩裏的老大,出生於波士頓。父親在她還小時,不同於尋常華人的,到郊區北瑞汀(North Reading)開了一家餐廳。
她母親在成衣業做裁縫。父親過世前,她還只不過是個青少年,卻已經開始幫忙照顧妹妹,兩個弟弟。
1958年時,張黃玉鶯從女子拉丁學校畢業。她後來憶述,波士頓公共圖書館華埠分館裏所有的書,她幾乎都讀過了。
1962年時,她從波士頓大學畢業,取得數學系學士學位。在校時,她也加入了華人學生會。1997年,她獲得波士頓大學頒給傑出校友獎。
畢業後的頭八年,她在Avco公司的飛行測試部門工作,擔任副科學家,用雷達數據和電腦來做導彈的彈道分析。
1967年,她和曾經是波士頓IBEW本地103會的電工師傅Gene Chang結婚了。
在波士頓市長懷特指派她擔任華埠小市府經理後,她發現這工作既令人鼓舞,又讓人精疲力竭,尤其是最後那段時間,她到薩福克大學法學院上課後,就更是。1977年她取得法律學位,但早從1974年起就開始在美國健康及人民服務部的民權辦公室當調查員。她後來升任區域經理,也曾擔任紐約,西雅圖的代理區域經理,直到2004年退休。
在華埠的歲月裏,她協助創辦了一家社區醫療中心,以及一家為主要說中文耆英服務的中心,她也是波士頓紀念譚道源(Harry H. Dow)法律援助基金會的創會董事,麻州亞美律師協會成員。
她在許多機構擔任董事會董事,包括美國話劇團(American Repertory Theater),她也和哈佛大學瑞德克莉芙(Radcliffe)學院施萊辛格(Schlesinger)圖書館華美婦女口述歷史計畫合作,並接受了該計畫的訪問。
甚至在退休後,她還擔任波士頓市議員尹常賢(Sam Yoon)的政策顧問,在南內華達的聯合路(United Way)為低收入居民報稅。
儘管張黃玉鶯夫婦兩人並無子女,對許多人來說,尤其是她的姪子,姪女,及侄孫輩,曾侄孫輩,她倆都有如父母。
張黃玉鶯身後遺有丈夫,住在紐約的妹妹Christine Eng,以及住在龍都鎮(Randolph)的 黃述泗(Ronald Wong)
 張黃玉鶯成長時做傳譯及翻譯的角色,對她長大後在聯邦民權辦公室的工作很有幫助。
1987年時她告訴波士頓環球報,我堅決相信溝通,以及和人交往對有效行動來說非常重要。少數族裔最缺乏途徑,應該彼此溝通以獲取共通利益。她還補充道,她很務實地知道那並不能夠照顧到所有的情況,你和人對話了的這個事實,幫助你認知道彼此都是人,然後你能夠和而不同。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