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Saturday, April 28, 2012

紐英崙中華專業人員協會 陳少聰、朱小棣、傅光明講座


時間: Saturday, April 2812:50pm – 5:00pm
地點﹕Pierce Hall, Room209, Harvard University,
29 Oxford Street, Cambridge, MA  02138
1250 – 1 00註冊開會

1:00- 1:10張重華會長致開幕詞

1:10- 2:30

如果林黛玉去見佛洛伊德”    -----淺談文學與心理學之間的互動關係
主講人陳少聰老師    主持張美女士
林黛玉是中國文學裡有名的小說人物;佛洛伊德是西方心理分析學始祖。
設想如果像黛玉這樣的人物去請教佛洛伊德大師的話,將會出現何種狀況?
主講人陳少聰女士,因為多年來任職於診所的臨床精神科,業餘同時從事文學創作,因此她說有時覺得自己好像也患了精神分裂症,不然就是覺得自己像個兩棲動物,一半在水裡,一半在陸地上。她想藉她個人二十多年以來兩棲生涯所獲的體驗心得,來跟大家談談她個人的觀察和感受, 分析一下文學與心理學之間千絲萬縷的糾結與牽連,看看二者之間究竟是互相矛盾衝突, 抑或相輔相成?
演講中她將引用中西文學名著為例, 從文學與心理學的雙重角度來探索審視林黛玉、杜麗娘、漢姆萊特、李爾王等小說戲劇人物的特質。
演講內容將概括以下幾個議題:
  1. 文學的審美心靈與心理學思維方式之間的矛盾
  2. 文學創作為作家帶來的療傷作用
  3. 文學的閱讀及欣賞對於讀者是否具有心理治療的功效?
2:30 - 3:35

"閒讀近乎勇

主講人:朱小棣 老師      主持李小玲女士

當今世界,又快又鬧。有心讀書,已屬 不易。敢於放棄追捧暢銷讀物,輕鬆自在地閒讀,則更是幾近於勇。我雖不敢自誇勇夫,但是近年來,確實一直處在一種閒讀的狀態。並非生活太閒,而是性格所 趨。讓我正兒八經地去讀聖賢書,實在是提不起精神與興趣。可是讓我不看書,有時也會覺著悶得慌。所以總是偷閒找幾本書來瞧瞧。

瞧著瞧著,有時大腦就開始活躍起來, 莫名其妙的閒思遐想,都會不斷地冒將出來。隨手記下,慢慢地,就集結成了文字。可謂日積月累,集腋成裘。但我絕不敢說,自己一不留神,寫出兩本書來。而是 戰戰兢兢、克己求成,才終於能在國內頗有聲望的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和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先後出版了兩本文集:《閒書閒話》和《地老天荒讀書閒》。非常幸 運的是,這兩本閒書的出版,在海內外得到了以書喻今靜品閒書,熱話紅塵”的好評。我在這兩本書的序言里分別提出了讀閒書、閒讀書、讀書閒以及地老天荒讀書閒,書中自有如玉的理念,意在追求一卷在握,寧靜致遠境界。

我個人讀書的最大樂趣,完全在於能夠從書中,尤其是在字裡行間、拐彎抹角處,看出一些人物嘴臉、世態人情、時代風雲之變幻,以及歷史的修正與矯枉。我已過了知天命的年齡。知也罷,不知也好,總是要在人生的不歸路上繼續前行。和自己的父輩們相比,我絕不是勇士。年輕時勇氣就不多,如今更是所剩無幾。但是在把一天的生活做完,喘口氣、歇歇腳的工夫里,拿本閒書在手裡翻翻, 這點餘勇,倒還算是有的。
希望能籍此鼓舞一下與我或有同好的讀者們,故曰:閒讀近乎勇。
3:35- 3:55   break
3:55 - 5:00
老舍:一個自由寫家的悲劇

主講人:北京中國現代文學館研究員傅光明博士          主持張鳳女士

提要:近年來,研究現代文學,特別是研究現代作家,已有一個不爭的事實顯露出來,即隨著新史料的發掘,發現以往對作家和文學史已成定論的許多書寫,受到了挑戰與顛覆。事實上,我們在把一個作家寫入文學史的時候,並未充分地把他作為歷史人物​​來寫。換言之,,我們常常只關注在文學史裡給作家一個文學定位,而忽略了躲藏在文學深處的歷史。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關於這個歷史 需要的相關資料,相對於藝術文本來說十分匱乏,甚至根本就消失在了歷史的真空裡,連踪跡都難以尋找、捕捉。儘管作家的創作或多或少地帶有一些自敘性質,但 它絕非自傳。即便自傳,也非絕對可信。因此,無論是寫作家論,還是從作品人物、結構、主題、思想、藝術等層面進行剖析,時常與那個歷史分割開來,也是自然的。這很像考古發​​掘,在沒有史料印證的情形下對歷史做出難免主觀的推論常常帶有冒險性,因為一旦有新的文物出土,以前的推論就有可能化為雲煙,連淪為笑柄的可能性也是有的。以歷史之眼關注文學,或可帶來新的學術可能性。

以老舍為例,在文學史中,被冠以人民藝術家政治殊榮的老舍,與作為一個自由寫家的老舍,兩者之間似乎不僅存在著難以彌合的矛盾,甚至兩個身份是截然對立的。然而,放在歷史的視角之下進行審視,會發現兩者其實是在同一個老捨身上得到了和諧統一。這尤其意味著,1949年之後,那個在許多人眼裡常常意識形態化了的人民藝術家,並非不是一個自由主義知識分子,一個自由作家。換言之,長期以來,倒是人民藝術家把作為自由作家的老舍遮蔽了。

老舍最後投身太平湖的自殺,無疑是一個自由寫家的悲劇!這個悲劇,也無疑是中國現代知識分子諸多命運悲劇中的一個縮影。

Co-sponsored by 哈佛中國文化工作坊  北美華文作家協會紐英倫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