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Tuesday, September 01, 2009

聯邦參議員愛德華甘迺迪遺缺覬覦者眾

摘自波士頓環球報的參考文章
甫過世的聯邦參議員愛德華甘迺迪已入土為安了,誰來接他留下來的遺缺這問題,也開始白熱化。這星期起,有意角逐這一席位的候選人將一一浮現,競選陣式將逐漸成形,甘迺迪家族也勢將透露,他們到底想不想把這個席位保留在甘家中。
眾人的眼光,無疑都盯著曾任聯邦眾議員的約瑟夫甘迺迪二世(Joseph P. Kennedy II)。他的家族成員以及政治盟友,全都期待著他在短期內做出決定,到底要不要參加民主黨初選。
民主黨內的知情人士,以及接近甘家的人表示,在約瑟夫甘迺迪這一代,具足夠政治聲望來接這一席位的的甘家人中,沒有其他人顯得有興趣。
許多人認為會是一可能候選人的愛德華甘迺迪遺孀維琪甘迺迪(Victoria Reggie Kennedy),據接近她的人說,目前她沒有這意思。
一名民主黨的長期媒體顧問丹派奈(Dan Payne)表示,約瑟夫甘迺迪儘管情緒上已心神俱竭,但無法不被過去幾天,來自全美各地人民對他的關愛與尊敬所感動。約瑟夫甘迺迪是否會參選,還很難說,但如果說他沒有認真考慮這所謂的甘迺迪席位,那他可就不夠人性,也不像是甘迺迪家族成員了。
丹派奈也認為,一旦約瑟夫甘迺迪決定參選,勢必對選情造成巨大影響。
他說,一旦約瑟夫甘迺迪決定要成為這特別選舉的候選人,所有的其他候選人,無論是真正要參選的,或只是想著要參選的,勢必都被逼著要重新考慮,他們是否要在離甘迺迪參議員過世才沒多久的時候,就向一名甘迺迪挑戰。
約瑟夫甘迺迪的決定,很可能會影響麻州國會代表團首長,轄區為摩頓(Malden)市的聯邦眾議員愛德華馬基(Edward J. Markey)的計劃。他曾經告訴同僚們,他很認真的考慮參選。還會影響也考慮加入初選,轄區為尚莫維爾(Somerville)市的民主黨籍聯邦眾議員卡普阿諾(Michael Capuano)。
在民主黨控制聯邦眾議院的情況下,年資已深的愛德華馬基不見得願意放棄他在眾議院享有的優勢。如果他決定參選,以他的年資,有在全美各地籌款的能力,以及坐擁兩百八十萬元財庫的實力,又是國會中全球暖化、能源獨立及科技等課題上的領袖,他勢必成為一名人們不可輕忽的參選者。
根據熟悉前述這兩人想法的人表示,這兩人都是甘家的忠實盟友,不會和甘家成員競爭。
其他兩名有意參選的重要民主黨人為麻州總檢察官柯克莉(Martha Coakley),以及轄區為南波士頓的民主黨籍聯邦眾議員史帝芬林奇(Stephen F. Lynch)。林奇曾告訴同僚,無論誰參選,他都有意參加民主黨的黨內初選。
過去幾個月以來,特別是過去這一週,在麻州及全國都在哀悼愛德華甘迺迪的辭世時,這些有意成為繼任人選的候選人,都自動三緘其口的默默運作。
有些人私底下暗示他們有意爭取這一席位已好幾個月了。現在,他們很可能小心的慢慢公開表態,原因之一是他們必須開始推動一場穩健的競選。
根據麻州政府首長考慮的特別選舉日程,這一選舉將會在一月份舉行,初選則安排在十二月。
曾於1987年到1999年擔任聯邦眾議員的約瑟夫甘迺迪,對於是否參選,迄今保持沉默。那些知道他的人說,儘管有些親戚慫恿,但約瑟夫甘迺迪對於是否重回那混亂的政治圈,心情十分矛盾。
有些朋友懷疑,已沉浸在自己的能源公司中十年,為低收入民眾提供減價取暖燃油後,約瑟夫甘迺迪是否能夠克服這一猶豫,讓自己重新接受那嚴酷的公眾審查。
不過,上週五晚,在約翰甘迺迪總統圖書館及博物館內,約瑟夫甘迺迪致詞時,談到公共服務,還呼籲他這一代追隨叔叔的例子,讓某些政治分析家及知情人士相信,約瑟夫甘迺迪是在考慮重過當公僕的生活。
有一點可確定的是,他已證明,他能在群眾中推動起巨大的熱情,但他過去的政績並不平坦,他在公民能源的工作,每年冬天都在波士頓電視上打出廣告,也儘只讓公眾還記得有他這麼個人。
約瑟夫甘迺迪嘗試廢除他的第一次婚姻的笨拙做法,反映出批評他的人所説的,有時候他可能會很專橫、喜怒無常還欺凌人。他的前妻向梵蒂岡上訴後,梵蒂岡推翻了波士頓大主教管區准許廢婚的決定。
愛德華甘迺迪參議員的大兒子,小愛德華甘迺迪,在週六舉行的他父親葬禮上,也贏得了些政治聲望。許多人認為,在悼祭愛德華甘迺迪參議員的許多活動中,他所說的是最值得人回味的悼文。
他住在康州,但在海尼斯港(Hyannis Port)擁有一棟房子。由於聯邦參議員席位並無居住地要求,所以這並不是問題。不過,他未公開顯示過有意爭取這一席位。
共和黨方面,目前有前任副州長希莉(Kerry Healey)很認真的考慮參選。其他的有意參選者包括轄區為潤罕(Wrentham)的麻州參議員史考特布朗(Scott Brown),以及曾任聯邦總檢察官的麥可蘇利文 (Michael Sullivan)。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