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Tuesday, October 19, 2021

波士頓市長候選人電視辯論 吳弭民調領先30% 冷處理

NBC10電視辯論截圖

              (Boston Orange綜合報導) 波士頓市長選舉,跨入最後階段。19日晚是投票前三場電視轉播辯論中的第二場,辯論終於有了點火花,2名候選人互詰對方資產,成為最新話題,但在改善公共交通,公共治安,波士頓公校,波士頓居大不易這些對民生影響最大的議題上,並無任何新亮點。

波士頓市長候選人吳弭(左)、 Annissa Essaibi George(右)。

              NBC10電視台在轉播辯論後安排的媒體討論,普遍認為這場辯論依然乏味。Annissa Essaibi George 雖然採取攻勢,質疑得底氣不足。吳弭(Michelle Wu)仗持著最新民調的領先約30%,冷對攻擊,淡稱指控不實,並不深入解釋。

              1013日的第1場電視辯論後,英文媒體或稱得到3點結論,或稱她們2人在政策上有4個不同點。1019日的這第2場辯論,讓2名候選人互相提問,回答的安排,算新鮮,只是這2人的問答,似乎都點到為止,有點火花,卻一點也不激烈,也並沒讓選民對2人有了更多深入了解。

              Annissa Essaibi George採取攻勢,批評吳弭在波士頓考試學校這議題上,在不同社區講不同的話,前後不一致,讓地鐵免費的主張不切實際,控制租金會讓小房東難以維持,反而會惡化房屋市場環境。她

她還批評吳弭搶功,指催促波士頓市聘請更多精神健康門診醫師是她的功勞,不是吳弭的。不過吳弭回應道,這方面的工作早在Annissa Essaibi George加入議會之前,就已經開始了。

              關於考試學校一節,吳弭輕聲細語的表示,「那是不真的 (That is simply not true)」,簡而言之,考試學校的過程應該公平,公正,反映城市的多元性。Annissa Essaibi George追擊的說吳弭沒有回答為什麼她在不同社區的說詞不一。

              控制租金(rent control)”上,Annissa Essaibi George指波士頓曾經嘗試過,但失敗了。如果說要大膽,要給波士頓這城市一個大遠景,控制租金不是答案。

              吳弭回應道,她不會坐在那兒說那是不可能的事。要扶持,維繫小房東的生計,可以用減稅等其他方法。

              “租金控制在最新的民調中,有將近60%的受訪者支持這提議。候選人電視辯論後的媒體討論也說,在波士頓市內租屋而居的人佔絕大多數,在城市豪華化,租金高漲的趨勢下,吳弭的這一提議,無論最終是否可行,以選舉策略而言,絕對是能贏得選票支持的主張。

在現場提問的媒體記者
              “租金控制卻也正是波士頓市內,甚至波士頓市以外不少華人反對吳弭,呼籲支持Annissa Essaibi George的主要原因之一。

從郊區搬進波士頓的一位居民更是積極,不單只設立了一個約有              200人的微信群組,還洋洋灑灑寫了至少3篇長文,就租金控制,地鐵免費,考試學校取消考試會剝奪亞裔改變命運途徑,亞裔細分對亞裔不利等議題,闡述他為什麼不支持吳弭。

              該群組成員呼籲道,不要因為候選人長相和我們一樣,就不分青紅皂白的支持,在其他城市,甚至麻州,已有太多案例顯示,亞裔、華裔民代在關鍵時刻沉默,不敢為亞裔、華裔挺身而出。

              Betty Kim和黃鷹立等人組成的麻州亞裔聯盟,也公開支持Annissa Essaibi George,以及波士頓市不分區市議員候選人Erin Murphy

              薩福克大學(Suffolk)/波士頓環球報(Boston Globe)/NBC10電視台在19日這天,剛好公佈他們在1015日至17日之間做的民調,30個問題問下來,2名候選人的支持率,相差竟然高逾30個百分點,吳弭的支持率為62%Annissa Essaibi George的支持率為30%,還未決定票落何方的選民,只剩下7%

              主持調查的薩福克大學政治研究中心主任David Paleologos指出,吳弭的支持率在所有族裔群體中都很高。Annissa Essaibi George在白人選民中得到的支持率最高,38%,但仍比吳弭得到的61%支持率低很多。大約有15%的黑人選民,以及21%的西語裔選民表示還為決定選誰,也就難怪吳弭和Annissa Essaibi George近期的競選活動,都集中在這些族裔社區。

              政治顧問Paul Simmons對波士頓環球報說,選舉從來都和辯論,候選人個人特質,甚至議題的關係不大。關鍵是候選人能否啟動一次稱職的現場操作,把全市各地的選民都吸引出來,而這正是吳弭的巨大利基所在。

              在當晚辯論後的媒體討論中,波士頓環球報副編輯暨社論委員會成員Marcela Garcia也說,吳弭在整場辯論中保持鎮定,不慍不火,辯解點到為止,恐怕也是既然民調都已領先30%了,不需要無端激出三尺浪。

              吳弭面對多番攻擊後,也只說,波士頓市值得更好的我們的國家、民主,才剛剛熬過4年的川普統治,以及涉及負面攻擊,個人攻擊,虛假及散播恐懼的競選活動。這不是我想這場市長選舉變成的模樣。

              當這2名候選人被問到個有多少家庭收入時,2人似乎都面有難色。吳弭面對她的家庭收入20萬元出頭,算不算上層階級時,猶豫了一陣子才回答中上階層Annissa Essaibi George表示她的家庭收入的確頗高,的確算是波士頓市的上層階級。

              吳弭公佈了她家的聯合報稅資料,顯示了她家的收入。Annissa Essaibi George向媒體公佈了她自己的年收入超過10萬元,也公佈了她個人的報稅資料,但她未公佈她那地產發展商丈夫的報稅資料。她的競選陣營也拒絕回答有關她丈夫事業的問題。

              Annissa Essaibi George要吳弭解釋她和政治獻金捐款者,共和黨商人Terry Considine的關係。Terry Considine是吳弭的親近朋友兼大兒子乾媽Elizabeth Likovich的父親。Annissa Essaibi George說吳弭要當波士頓人的市長,就必須清楚、透明。

              波士頓前鋒報(Boston Herald)19日這天發刊的一篇文章指出,吳弭和丈夫在羅森岱爾(Rolindale)買的兩家庭屋,是和她的大學朋友Elizabeth Likovich,以及其丈夫一起買的。14個月之後,他們把自己的份額賣給吳弭及她丈夫。

              波士頓環球報稱吳弭及其丈夫支付了公平的市場價值(fair market value),波士頓前鋒報卻說,根據薩福克郡契約登記處(Suffolk County Registry of Deeds)的記錄,她們4人在20156月以66萬元買下羅森岱爾的這兩家庭屋,Likovich一家佔54%,吳弭及她丈夫Conor Pewarski46%。一年之後,根據吳弭競選陣營和Edward Likovich提供的資料,Likovich一家把他們的那份房產,以39萬元賣給了吳弭他們。

              波士頓環球報稱,他們檢驗了吳弭和Likovich家族之間的關係,沒發現吳弭有任何不當行為的證據。反倒是Annissa Essaibi George的丈夫,Douglas R. George,在波士頓市內擁有55處房地產,總值估計有5400萬元,而且還有經常遲繳稅,違反條例,和波士頓市稽核員衝突的歷史紀錄。

              波士頓前鋒報進一步指出,Likovich現在為科羅拉多州的AIMCO發展公司工作,而那是她父親Terry Cinsidine經營的公司。Terry Cinsidine是著名的共和黨政客,根據記錄捐了2500元給吳弭的競選市長活動。吳弭的丈夫Pewarski在麻州政府記錄上,是 Cinsidine地產公司在劍橋市所擁有的一個三層住宅的住戶經紀(resident agent)”

             BDawes之名在波士頓環球報關於電視辯論文章的留言上寫著,吳弭的丈夫從20132020年間,都是Cinsidine家族的住戶經紀。他懷疑他們倆的年收入只有20萬元。

              波士頓環球報的文章解釋道,麻州要求所有責任有限公司有個住戶經紀,作為法律聯絡人。Pewarski是在該公司之前的住戶經紀搬到科羅拉多州後,才接任的。

              3場辯論預定在1025日舉行。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