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02, 2011

哈佛法學院亞裔學生向八名亞裔法官致敬

哈佛大學法學院三月三十一日晚在該校奧斯汀廳(Austin Hall)內的Ames室舉辦酒會暨座談會,恭賀杜菲莉(Fernade R. V. Duffly)今年初成為麻州最高法院首名亞裔法官,並向麻州內僅有的一共八名亞裔法官致敬。
這場慶祝暨致敬會,由哈佛大學法學院首位獲聘為終身教授的亞裔,韓國血統的Jeannie Suk做開幕致詞,2010年擔任哈佛大學法律系助理教授的伍人英(Mark Wu)主持。
協辦這一會議的哈佛法學院學生吳弭表示,杜菲莉獲任命為麻州最高法院的七名法官之一,對亞裔社區,尤其是法律系的亞裔學生來說,意義重大,令人鼓舞。她們也藉此機會,邀其他的亞裔法官來分享經驗,為學生們的未來發展指點明燈。
在麻州最高法院(Supreme Judicial Court)法官杜菲莉(Fernade R. V. Duffly)之外,當晚出席的亞裔法官包括麻州首名華裔法官,早於1980年代就已獲派任,1993年升任為麻州高等法院法官的陳鉅超,2001年獲派任,2006年升任為麻州高等法院法官的呂友漢(Jack T. Lu),以及具有將軍級後備軍人身份的諾弗克遺產及家庭法院(Norfolk Probate & Family Court)法官George Phelan,區域巡迴法院(District Circuit Court)法官Sabita Singh,波士頓地方法院法官Eleanor C. Sinnott,以及20091116日宣誓就任的昆市區域法院法官余達明。
波士頓區域(District)法院法官Angel Kelley Brown當晚因故,未能出席。       
曾任全美亞裔律師協會會長,和多名法官都相交甚深的李保華指出,一眾法官分享經驗時都提到,回饋、服務社區,是促使他們往前走,向上看的動力。
            麻州的首名亞裔暨華裔法官陳鉅超在講談時提及,當年他父母從事洗衣業,他在布洛克頓(Brockton)成長期間,親眼見過不少種族歧視情況,讓他抱著伸張正義之心,走上成為律師,當法官這條路。
            擔任麻州薩福克郡高等法院助理書記(Assistant Clerk Magistrate),當法官不在時有裁決權的黃瑞瑜表示,呂友漢(Jack T. Lu)Eleanor C. Sinnott這兩名法官都非常坦率,直指要獲指派為法官,人脈關係很重要。呂友漢並提醒的指出,出外活動,別只和亞裔交往,要參加各種不同背景圈子的活動,才能建立更全面的人脈關係網。
            應邀與會的劍橋市市議員張禮能表示,他聽到的重點之一,是要為自己找「輔導人(mentor)」。
杜菲莉在談到要為自己找「輔導人」時指出,亞裔有埋頭苦幹的美德,但在美國,在工作場所只知道埋頭苦幹的人,在公司遭遇狀況需裁員時,往往是第一個被裁的對象。她指出,好的輔導人會適時的以羽翼庇護,並指引受輔導者,但是各人能否說動心目中理想人選成為自己的輔導人,就看各人的緣份與技巧了。
本身是麻州整個法院系統內唯一亞裔書記(Assistant Clerk Magistrate) 的黃瑞瑜會後表示,整個麻州的最高法院,遺產、家庭、土地等專項法院,十四個高等法院,以及地方法院,共有法官兩、三百人,但亞裔法官卻迄今只有八人,比率不足1%。亞裔實在應該爭取讓更多亞裔進法院體系。
當晚還有為賑濟日本地震、海嘯災民募款的活動。Atsuko Fish在會中報告,她和丈夫Larru Fish已捐出十萬元,成立費雪(Fish)家庭基金會,藉以和波士頓基金會等機構合作,成立了日本賑災基金(Japanese Disaster Relief Fund),所收到的捐款,將全數用在為日本災民提供即時性的援助。 

圖片說明
            致敬會結束後,學生們圍著杜菲莉法官問問題。(菊子攝)
            哈佛大學法學院助理教授伍人英(右起)邀來呂友漢(Jack T. Lu)、陳鉅超等法官和學生們交流。劍橋市市議員張禮能也應邀出席。(菊子攝)
            出席的法官們逐個分享經驗。(菊子攝)
            巾幗醒獅隊的教練之一黃瑞瑜,原來也是麻州法院系統內的助理書記(Assistant Clerk Majestrate)(菊子攝)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