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Tuesday, November 13, 2007

「南京」告訴你課本沒教的歷史

製片泰德: 有意見者可另拍一片

「學校從來沒教過這些」,十一月九日晚,一名學生出席戲劇記錄片「南京(Nanking)」的波士頓首映會後,感謝製片人泰德里昂西斯(Ted Leonsis)的拍攝該片,讓他知道中國歷史中痛苦的一頁,但卻也質疑該片的取材角度,似偏頗的著重於把白人描述成救星。

取得「南京」一片發行權的思想電影(Think Film)公司公關副總Alex Klenert表示,今年一月在日舞(Sundance)電影節作世界首映,並獲得最佳記錄片剪接獎,今年四月在香港獲頒人權獎,今年七月已在中國大陸上映的「南京」一片,將於十二月十二日起,在紐約的電影論壇(Film Forum)戲院放映,然後自一月十一日起,陸續在美國的洛杉磯、舊金山、西雅圖、費城等地上映。波士頓地區的Kendall Square Cinema戲院,將從一月廿五日起放映。

大波士頓地區一群熱心人士為紀念在七十年前的十二月,廿、三十萬無辜人民在南京遭日本士兵以殘酷、冷血方式屠殺,也為紀念撰寫「南京暴行:被遺忘的大屠殺(The Rape of Nanking)」一書,三年前自殺的作者張純如,特地選在張純如身亡那天的十一月九日,在約翰漢考克廳(John Hancock Hall),舉辦戲劇記錄片「南京(Nanking)」的波士頓首映會。

1100個座位的約翰漢考克廳,當晚幾座無虛席。協助宣傳這一活動,首映當晚並在領票桌前擔任義工的陳瑞虹、熊晶等人表示,包括牛頓市(Newton)、西木(westwood)鎮、沙朗(Sharon)鎮、艾克頓(Acton)鎮、安多福(Andover)、羅爾市(Lowell)、全是福市(Chelmsford)都有人幫忙。就如「南京」一片製片兼導演Bill Guttentag曾在接受訪問時說的,「大屠殺」和「遺忘」這兩個字不應該放在一起,他們不只是希望華人子弟不會忘記這段歷史,更要美國主流社會的人也知道,1937年時,在中國南京,曾經發生過這麼悲慘的事。

十一月九日當晚,主辦這場首映會的「二次世界大戰亞洲歷史協會(World War II Asian History Society)」,以及亞州文化基金會的馬滌凡特地把張純如的父母,張紹進及張盈盈,以及「南京」一片的製片人,美國在線(AOL)公司退休榮譽副總裁,革命錢(Revolution Money)公司創辦人泰德里昂西斯(Ted Leonsis)等人都請了到場。

張紹進和張盈盈以翻拍成幻燈片的張純如小時候照片,以及加拿大拍攝的張純如傳記影片,來講說張純如一頭栽進「南京」這題材的源起、經過,在收集資料期間,不但受所聽、所見資料的悲慘影響,心情極為低落,還大量掉頭髮等情況。

泰德里昂西斯除了說明他會出資二百萬美元來拍這部片,起初只是因為在渡假時翻報紙,翻到張純如的訃聞照片,自此她的眼睛就始終盯著他。現在拍完了這部片,他覺得這是關於希望(about hope),關於人性尊嚴,提醒人要做對的事情的記錄片,也提醒他不要忘記諸如在美國的卡翠娜(Katrina)等事件。

「南京」這部記錄片,內容明顯的以當年組織起安全區(Safety zone)的西方人為主,再輔以數名當時年紀還小的倖存者,憶述當年經歷與見聞。九日當晚,在記錄片映畢後,泰德里昂西斯表示,由於當年組織起安全區(Safety zone)的廿幾名西方人,要不是已過世,就是行蹤難覓,因此他們決定找知名演員來代表真實人物,在片中追述當年種種。他強調,片中人物所說的每一句話,都取材自當事人的日記、信件。至於他們在中國大陸訪談了的八十多名受害者,訪談資料將整理上網。他指出,在日本訪談參與南京大屠殺的士兵,過程最為困難。

泰德里昂西斯對現場一名年輕學子的質疑該片把白人救星化,只輕淡的回答到,他認為「南京」這歷史事件,可以拍成很多電影,各有不同角度,他期待那位年輕人將來也拍一部。

泰德里昂西斯在今年三月底接受華盛頓郵報訪問時表示,拍此片的所有收入,將用來成立基金會,照顧南京大屠殺受難者及其後代。他還在自己的「博客」表示,將開始推動慈善電影(filmanthropy)概念。

亞洲文化基金會等則將把「南京」一片在波士頓首映的收入捐出,資助美國公校教師到中國學習、研究有關南京大屠殺歷史的活動。

查詢詳情可上網www.nanking1937.com

圖片說明:

美國在線(AOL)公司退休榮譽副總裁,革命錢(Revolution Money)公司創辦人泰德里昂西斯(Ted Leonsis)九日晚親自出席「南京」在波士頓的首映會。(菊子攝)

「南京暴行」一書作者張純如的父母張紹進()、張盈盈,九日晚在「南京」首映會上和觀眾分享有關張純如當年。(菊子攝)

北美合唱協會九日晚在「南京」放映前,演唱「天佑美國」、「黃河大合唱」。(菊子攝)

一名年輕學子在問答時間質疑「南京」一片,把白人救星化。(菊子攝)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