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Friday, November 09, 2007

南京暴行太沉重不容忽視

年輕學子聽講座 探討歷史

(本報記者菊子劍橋市報導)哈佛大學瑞德克莉芙華人學生會(Harvard-Radcliffe Chinese Students Association)()日下午舉辦「二次世界大戰時隱藏在亞洲中的恐怖(THE HIDDEN HORRORS OF WWII IN ASIA)」紀念南京大屠殺七十週年座談會,五、六十名年輕學生為瞭解歷史出席。

昨日下午座談會的講者,分別為「南京暴行(The Rape of Nanking)」一書作者張純如的父母,張紹進及張盈盈,以及於2005年出版了「人性污點:隱藏著的日本生化戰歷史(A Plague Upon Humanity: The Hidden History of Japan's Biological Warfare)」一書的Daniel Barenblatt

因不滿「竹林遠處(So Far from the Bamboo Grove)」一書,有讓人以為日本是二次世界大戰受害者的誤導讀者之嫌,在波士頓挑起反對公校把該書列為教科書的韓裔家長,昨日也出席座談,指陳該書雖然故事感人,但內容失實。最不應該的就是讓小孩子以為日本是二次世界大戰的受害者。

據說,這本書在中國和日本都是禁書,但在波士頓卻被列為公校教科書多年,直到今年一月,才因韓裔家長反對,引發波士頓環球報撰寫了一系列文章,哈佛大學歷史系教授也出面指陳該書內容不符史實,乃陸續有麻州天主教紀念中學等學校宣佈停用。在韓國,則有自由撰稿人翻譯了這書,以「橫子的故事」一名發行。

該名韓裔家長表示,她是因為兒子的反應,陸續找了許多有關二次世界大戰的書,找到七三一部隊生化戰的書,以及張純如的這本「南京暴行」。她表示自己每晚只能看五到六頁,就因為內容太過殘酷,無法繼續。

張純如的父親張紹進,昨日說明了張純如撰寫「南京暴行」一書的源起,張純如的母親張盈盈則強調,要把「南京暴行」的真相傳遞出去,就不單只是要讓中國人知道,更要讓主流社會的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等報章雜誌等都多做報導。

張紹進表示,他和太太張盈盈當年都是哈佛大學的畢業生,也做過學生會幹部。他自己正好在1937年出生,父親又是當年上海泰昌市市長,以致於家中對相關歷史特別關注。他小時候在飯桌上聽到許多故事。他們家在19491951年間搬回南京住時,地方報章就已刊登了許多照片、文章。他說,張純如書中的許多圖片,其實早就在報章上出現過,並不是她特意找來要慫人動聽的。

張紹進也指出,張純如小時候一度有意要研究南京大屠殺事件,但當時她還只在唸小學,找不到相關資料,擱置以後,也就忘了,是長大,做事之後,聽說加州有人在拍和南京大屠殺有關的影片,才又和這一題目連繫上,並一頭栽了下去,從美國國會圖書館、耶魯大學圖書館,南京大屠殺時期的倖存者,以及一名當年主管安全區的德裔軍人等處,搜集來許多資料。這些資料令到她決定,即使書寫成了不賣錢,她也要完成它。

()晚七點半,由美國在線(AOL)副總裁Ted Leonsis製作,奧斯卡(OSCAR)紀錄片導演獎得主Bill Guttentag Dan Sturman所拍攝的「南京」一片,將在約翰漢考克廳 (John Hancock Hall)的後灣活動中心(Back Bay Events Center),做波士頓市首映。門票十元、十五元及五十元,收入捐做贊助美國中學判老師到中國研究南京大屠殺歷史的教育基金內。查詢可洽617-484-0036617-332-9350,或上網http://nanking1937.com,查詢電影 http://imdb.com/title/tt0893356/

圖片說明:

「南京暴行」一書作者張純如的母親張盈盈(右二起)、父親張紹進,以及撰書描寫日本生化戰歷史的Daniel Barenblatt等人是昨日講座的主講人。(菊子攝)

韓裔家長舉著「竹林遠處(So Far from the Bamboo Grove)」這本書表示,是孩子的反應,促使她發現該書內容與史實不符,令人不滿,也進而促使她讀到張純如的「南京暴行」一書,並深受感動。(菊子攝)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