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Wednesday, December 26, 2007

MFA張大千書畫展 請觀眾鑑定真偽

波士頓美術博物館(MFA)刻正舉辦張大千畫展,並強調是從該館收藏品的角度,把主題訂為「張大千:畫家、收藏家、仿造家(Zhang Daqian: Painter, Collector, Forger )」,來講談張大千在書畫領域中的一生。

MFA這一由即日起至明年九月十四日,在MFA卡本特中國畫廊(Carpenter Chinese Painting Gallery)展出的展覽,共展出近廿幅作品,全是張大千(1899-1983)所擁有、繪製,或仿造的畫作。其中包括MFA一度認為是真蹟,現在卻歸類為張大千畫作的兩幅仿古畫。

在中國畫的現代歷史中,張大千的影響很長遠。作為一名畫家,他自成一格,融合傳統風格和創新意念及技法的成績,無人能比。作為收藏家,他廣泛收藏了許多不同類型的傑出作品,並據以加強了他個人的研究。作為一名仿造者,他的技法之嫻熟,使得美國之內的幾乎每一個大博物館,包括MFA在內,都存有把他的偽作當真蹟買回去的館藏。以致於專家們對某一畫作有疑問時,第一個問的問題常是,這會不會是張大千的作品。

張大千成長於中國的亂世,十二歲起眼見清朝衰亡,面對外國強權侵壓,不得不低頭的羞辱,但作為一名年輕的愛國者,業餘的歷史學家,他心中深深相信中國的文明宏偉。因此他積極的尋找,並嚐試瞭解中國重要的古代藝術作品,把那當作是中國有所成就的證據。那種心情把他帶到敦煌,並於1941-43,在那住了二年,過著和尚似的生活,並經由當地和尚的協助,在布上繪製出如真人大小的畫作。

1953年時,張大千拜訪MFA,並堅持像MFA這樣規模的美術博物館,一定得有一幅張大千作品,當下就把一幅他的最傑出畫作之一,也是他逃離中國五年後所畫的「四川峨眉山」,給了MFA

張大千此後並未回過中國,但他根據年輕時的記憶,不斷畫出故國山水。

張大千大概是中國歷史中最多樣化的畫家。傳統上,中國畫家多半著重於一樣主題,風景、花卉或人物,張大千卻樣樣都能畫。

他的其中一幅傑出仿造畫,「在山腳下暢飲歡歌(Drinking and Singing at the Foot of a Precipitous Mountain)」,就在1957年時,被MFA當作是一幅十世紀的真蹟,買了下來。

們相信,張大千走上仿造畫這條路,是出於意外,源於有一名藝術鑑賞家家把張大千仿製的一幅舊畫,當成了真品。以致於他後來在製作仿造畫時,運用了他對中國古畫的知識,從印鑑、絲、銀及金等材料的裝裱,包裝盒的蓋子,印泥等等細節,全都照顧到了。

波士頓美數博物館在宣傳這一展覽時,毫不留情的指張大千在1958年時,有意的把偽造的無垢稱菩薩(Wugoucheng Bodhisattva)畫作賣給MFA。

張大千也是廿世紀最著稱的中國畫及書法收藏家,許多中國最重要藝術畫作最後都成了他畫室的收藏品。

由於張大千的技術,時至今日,當人們看到張大千收藏畫作的印鑑時,會忍不住要猜,那是張大千的收藏品,還是他仿製的作品。

圖片說明:

張大千的無垢稱菩薩(Wugoucheng Bodhisattva)畫作(圖由波士頓美術博物館提供)

一度被當作十世紀關統的畫作,現被MFA認定為是張大千仿造的「在山腳下暢飲歡歌(Drinking and Singing at the Foot of a Precipitous Mountain)畫。(圖由波士頓美術博物館提供)

張大千送給MFA的「四川峨眉山」畫。(圖由波士頓美術博物館提供)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