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鍾倫納感言

年初有一位姓陳的朋友談及港,澳及大灣區,希望我提出一些意見和提議,我初以為是一個茶餘飯後的話題,我不假思索地應允下來。但經過一番考量後,發覺是一個大而複雜的題目。本文是步入正題前的一些隨想。

近代因為中國的衰弱,使很多人對中國文化,包括漢字,失去信心。傳說包括維新運動六君子的譚嗣同,五四時代的錢玄同,魯迅等人,竟有"漢字不滅,中國必亡"之說。我在香港初中時,曾經看過一些文章,把近代中國的科技滯後,歸咎於中國文字和文化。大學初年,有一本柏楊的著作"醜陋的中國人"曾經在文化界留傳。由於近年中國國力的上升,又有人歸功於中國的文字和文化了。

除漢字外,傳統的中國醫學(漢醫),很多人都認為違反科學,不願採用。民國官員胡適博士,曾提出取諦中醫。後來患上腎病(一說糖尿病),群西醫束手,最後由中醫藥方治愈。(藥方在網上查到。)近代著名的孫中山,生命垂危,群西醫束手,堅決不肯試用中醫,到彌留階段,才聽信胡適的意見,試用中醫。少時,家姊肚潟不止,姓命危胎,看過的西醫都束手無策,最後食用一劑中藥治愈。最近流行的肺炎(covid-19),西方醫法,效果甚微,聽說國內用中醫的療法(清肺湯),效果不錯。(希望有多些資料公佈)。

在疫苗方面,根據所得資料,中國的疫苗副作用最少,雖然現在也採用了,但也經過一番拖拉,科興疫苗明寫著六十五歲以上者不宜用,但開始時卻沒有公佈。這反映了一些疫苗專家辦事態度。

香港殖民地時代,除英國派來的管治領導外,其他高薪厚職的公務員,工作都是執行而不是決策。只要遵守指示,就能無災無難到退休。回歸後的官員,一般都看不到有擔當與自信。如放任前香港電台台長鄧忍光被迫下台,盧偉聰消極地處理集結暴動,陳肇始,劉莉群處理連儂牆,張建宗沒有發表對被火燒的無辜市民婉惜,卻對岑子傑被襲擊表示關注。至今天,,仍指騷亂是社會事件。香港特首埋怨美國不給予機會作政治伸辯,陳茂波去信美國辯解香港的經濟自由問題。

要求他們決策,當然更糟。任用重要的公務員,亦看不到準則,任用羅致光,還可說是政治的交易;美籍的梁家榮,任職亞洲電視時,誤報江澤民死訊,卻被任命為香港電台台長,是有點令人不解了。教育局,M+博物館等亦是無政府狀態。香港八大院校發表公開信,認為政治問題不應寄託院校去解決。但學生在校內製造燃燒彈,管理層應否報警?憑一面之辭,應否發表對於執法者的譴責信?

溫家寶時代,23條議案不能通過致董建華下台。絕不是戰略忍讓,或保持和諧,而是投降主義。向香港社會發出錯誤信息。多少導致議會搗亂不敢嚴正處理,反國教,佔領中環,再加上香港多年的內部問題,更因境外勢力的介入,2019年的反修例事件,香港政府的退讓,仍然出現嚴重和大規模的騷亂。開始時有一部分的確反映香港長期以來的深層次問題,例如居住問題。但發展到後來,則完全是社會破壞了。因為符咒式的"民主,自由"口號,一群井底柴蛙蛙進行"請客食飯"式的革命。使香港廣大市民胼手胝足生建設起來的香港受到空前的破壞。

 

這群蛙蛙大多活在虛擬的世界,沒有工作經驗。英文不好,中文亦糟糕。"時代革命"寫成"時伐革命",(以上都是繁體字!);對中國歷史認識貧乏,對外國歷史亦一無所知。對現今香港,中國與世界正發生的人與事所知甚少。

最近有些聲音關於港美聯匯應否繼續存在,我認為聯匯對港不利。現在美國動輒印鈔超過萬億,港幣則被動地被稀釋了。香港的經濟專家應該設想應對的方案。                                              

最近在Yahoo(英文版)看到一篇Gordon Chang的問章,文中指最近中國政府提倡不浪費食物,証明中國有糧食危機。其實,"中國崩潰論",五十年代已經出現,那時西方政客及報章,流行一種說法,中國不能解決人口問題,最後必定自我崩潰。那時中國的人口六億人。使國內國內外很多人對中國前景感到悲觀。在此背景下毛澤東先生提出"人多好造事"。再經"大躍進"困難時期,"文化為革命",89年的北京政治風波,都曾經使一些人的出望外。

現在中國的人口超過十四億,卻說因為人口紅利,造成中國的經濟大發展。近來中國出生率下降,又有人說會導至中國的經濟危機。

在所謂民主國家,所有投票,都有年齡的規限,鼓動思想尚在成長中的少年暴動,可算是不擇手段,是一個道德的問題。用雨傘遮掩對不同意見的市民私了,簡直是邪教行。最近期發生在美國首都及各地的騷動,就看不到一個中,小學生。

香港電台最近更換台長,似乎表現出有整頓的決心。無論如何,港台進入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但是否三分鐘熱度,能否貫徹下去。仍有待觀察。但可以肯定,整頓港台,不是短時間有明顯的效果;也不肯定比推倒重來更容易。

有一事不明,代表香港人的人大代表,何以沒有公開與香港人的聯絡方法?

香港電台只是問題的一部分;一些中文及網媒,報導新聞有意誤導,甚至公然說謊。記者証濫發更是一個大問題。

境外傳媒亦是一個大問題。英國BBC,國內國外,有不同的規管法律。美國之聲,不批准在美國國內廣播。其他平台,亦不斷有不符事實的報導。最近,CNN報導關於新彊的新聞,連新彊的地理所在也弄錯了。(CNN竟誤報新彊在廣東省內)。2019年,美國議員Ted Cruz到訪香港,電視台清楚播放出香港暴亂,他竟宣稱沒有看到暴亂,西方媒體則"如實"根據其宣稱報導。

歐美媒體的記者,由於對東方所知有限,傲慢,意識形態,報導多有偏頗;甚至公然說謊。開始有一段時間,並不為意,後來深入分析及追查事實,才有所醒悟。歐美媒體的偏頗與錯誤報導,罄竹難書,以下只是一些例子。

1951六月十五日開始韓戰,翌日美國第七艦隊駛進台灣海峽。但中國軍隊參加韓戰卻是數月後的事。大多報章卻說因為中國援朝,美國艦隊才駛入台海。

前次中國舉辦奧運,西方媒體,為了抺黑,竟登錯了外日國的照片,這種情況,最近再次發生。

上次中國與菲律賓南海仲裁事件,中國沒有參加,其仲裁庭明是私人機構,但西方的媒體,卻說成是國際法院一部分。           

中國控制新冠疫惰,紐約時報卻說民主,人權才是正確的方法。

在毫無事實根據情況下,竟指新彊有強制勞動及種族滅絕。甚至連新彊地理所在都弄錯。

1989中國發生政治風波。六月四日前後幾天,我廿四小時注視CNN的報導,而且把動畫記錄下來,後一個友人給了我香港關於六四數小時的錄象,始終看不見到有屠城畫面,只有北京附近木樨地軍車與士兵被打砸搶燒的畫面。亦看到港人公然以帳蓬支持廣場的學生。後來我又走遍了香港的公立圖書館,閱覽了所有六四的書籍和文件,找不到有人承認親眼看見解放軍屠殺民眾。

如果中國與歐美七十年來,進行的是一埸持久戰,有跡象顯示,已漸進入戰略相持階段。數十年前的口號"超英趕美"已經不完全是口號了。大灣區的發展,可能有重要的作用。刻苦耐勞和富造力的港澳人民對大灣區的發展應能有所貢獻,當然亦會自我提昇。

僅以香港回收歸談判鄧小平與戴卓爾夫人的互動,結束本文:

戴卓爾夫人認為中國收回香港,是一個政治災難,會導致大量港人逃離香港。鄧小平則認為不會發生。如果政策"對頭",走了的人也會回來。萬一真是一埸災難,中國人也要應勇敢面對。香港五十年不變,並不表示五十年後會大變,因為中國未來五十年的發展,會與香港拉近,甚至超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